春節過後,男人們都出去打工了,白河縣倉上鎮倉坪村的留守婦女在一起深情眺望。 記者 秦峰攝
  春節的腳步漸漸遠去,又是一年打工時。隨著城鎮化進程不斷加快,農村男性勞動力大幅度外流,農村留守婦女比例日益增加。
  由於男人外出務工,這些被家庭、土地牽絆在家的婦女,成為家裡的頂梁柱,肩負著耕田種地、照顧老小、建設新農村的多重責任。從總體來看,農村留守婦女文化素質整體偏低,觀念比較陳舊,自我保健意識不強,從而出現一系列健康方面的問題。另外,由於身心負擔過重,缺乏傾訴對象,加之農村娛樂生活單調,部分留守婦女出現心理失衡癥狀,她們的生活感情問題值得關註。
  懷疑妻子有外遇引發血案
  2月4日,大年初五,秦巴大山深處的村民還沉寂在新春佳節的喜慶之中。
  晚上23時許,一陣丁零零的電話聲打破了白河縣公安局的寧靜,110接警中心接到群眾報警,稱在316國道白河縣城關鎮牛角村發現一人被砍成重傷。
  白河縣公安局立即抽調30餘名警力兵分三路:一路立即將受害人王某送往十堰醫院救治;一路設卡布控,堵截抓捕犯罪嫌疑人;一路展開現場勘察和調查走訪,迅速鎖定嫌疑人夏某。
  2月5日凌晨1時許,家住冷水鎮洞子村的夏某迫於壓力向公安機關投案自首。經查,夏某供述因懷疑王某與其妻有染懷恨在心,當日聽說其妻與王某在一起後,遂駕車四處尋找。22時許,在城關鎮牛角村316國道上將王某截住,夏某即持刀將王某頭部、肩部、背部、手臂等處砍傷。目前犯罪嫌疑人夏某已被刑事拘留。
  從法律角度說,這是一起平常的故意傷人刑事案件,但背後引發的社會問題值得關註。據辦案警官介紹,近幾年來,因“夫妻外遇”引發的治安甚至是刑事案件呈上升趨勢,這在法制觀念相對淡薄的農村地區尤為突出,成為農村一個新的矛盾點。
  記者在百度輸入“夫妻外遇殺人”關鍵詞,找到相關結果4,230,000個,其中不乏大量媒體報道的相關案件。
  其中,我省近幾年也不乏這樣的案件。
  延安寶塔區的王某在得知妻子跟自己的兩位朋友有過性關係後,這個已過而立之年的陝北漢子將兩位朋友殺害。
  周至縣終南鎮東關村農民王某常年外出打工,懷疑妻子有外遇,遂殺死妻子,後自殺未遂。
  包括震驚全國的安康市漢陰“邱興華殺死10人案”,一定程度上也是因為感情糾紛,邱興華與道觀管理人員發生爭執,並認為道觀住持有調戲他妻子的行為,因此心生憤怒,產生殺人滅廟的惡念。
  “夫妻外遇”在農村已見怪不怪
  2月25日,記者沿著在山中蜿蜒的通村縣級公路“冷厚路”趕往白河縣冷水鎮,村民房屋依山而建,三三兩兩分散在山腳下,雖然是陰天見不著太陽,但是氣溫已經回暖,映入眼帘的大多是老人、婦女在家門口閑聊,小孩圍著大人嬉戲。
  中午時分,路過倉上鎮,稍作停留,在一家小餐館要了一碗面,和餐館的老闆娘王敦青聊了起來,“現在思想也開放了,夫妻外遇在我們這已經見怪不怪。”記者說明調查採訪的意圖後,王敦青快人快語,“很多家男的外出打工,媳婦在家帶孩子,閑暇之餘找人說說話,經常和某人在一起,日久生情唄。”
  經過白河的西營鎮、倉上鎮,來到位於大山深處的冷水鎮洞子村,鎮子就建在村上,相對還集中住了一些村民。村子依山而建,也是一個典型的“留守村”。
  “我們除了鎮子上村民住的集中一點外,很多村民都住在山裡面。”在村裡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張老漢在街邊開了一個小賣部,“我們這‘八山一水一分田’,村民的收入主要靠外出打工,種地一家人糊口都成問題,所以青壯年能出去的都走了。”
  說起春節期間發生的傷人案,張老漢不願多說,“村裡人都知道,哎!現在人和我們老年人的想法不一樣了。”
  在冷水派出所,民警王超說,隨著思想的開放以及留守婦女的增多,農村“夫妻外遇”確實是一個新的矛盾點,當然很多是道德層面的問題,不構成治安或者刑事案件,釀成血案的畢竟是少數。
 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民警說,從接警情況來看確實這兩年遇到群眾到派出所反映“夫妻外遇”的事不少,我們發現有矛盾的儘量調節,做到小事化了,防止釀成大的糾紛,“但是畢竟是私事、家事,也不好過多干預。”他給記者說了一個例子,一名婦女通過QQ微信聊天,日久生情,帶著孩子跑到山陽和網友過日子去了,公安民警趕緊幫著查找,擔心孩子被拐跑。
  記者在村裡找到留守婦女大軍中的一員——錢女士,她家裡有兩個孩子,老大是兒子9歲,上三年級,老二是女兒,不到1歲。“家裡的幾分地只能種一點玉米、蔬菜和豆子,米面油都得買,孩子上學、蓋房、家裡日常花銷都需要錢,不出去打工日子都過不下去。”錢女士背著孩子還做著飯,“前些年我帶著兒子和老公在河北一家建材廠打工,雖然夫妻能在一起,但生活成本很高,孩子上學沒人管,學習成績不好。如今,又有了一個女兒,我就不出去打工了,在家專心照顧孩子,我一個人忙裡忙外,種地照顧孩子都是我的事,丈夫半年能回來一次都不錯了。”
  “男人不在家,沒個幫手,有沒有感到有些孤獨?”記者問。“還沒想那麼多,孩子就是我的希望,但願他們能成才,離開這個山村,和你們一樣生活在大城市。”看著孩子,錢女士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  情感生活也是一個民生問題
  農村村民一般法制觀念相對淡薄,受傳統文化“奪妻之恨”影響以及結婚的大量花費,容易衝動釀成慘劇。
  當今社會日益關註民生問題,而情感生活也是其中不可忽視的一方面。如果此方面問題處理不當,也會引發很多社會問題。“在大量農民進城務工的情況下,迫於城市生活壓力過大,很多農村家庭最終被迫選擇和接受丈夫與妻子兒女長期分離的現實,家庭成員聚少離多,他們之間的感情維繫也必然經受著各種各樣的考驗。”西北大學法學博士王鋼認為,“依照婚姻法,夫妻雙方應有道德底線,應該加強自律,潔身自好,用愛、用責任來填補內心的空虛,杜絕誘惑。”
  王鋼說,農村留守婦女的情感生活絕非一個簡單的情感和道德問題。從宏觀角度看,這也是一個複雜而重要的社會和民生問題。應該通過加快新型城鎮化改革,進一步縮小城鄉差距,使農民及其家庭得以在故土安居樂業。同時,應通過制度改革和體制完善等多種途徑,給進城務工人員及其家庭成員更多關愛和便利,使其享受更多的住房、教育等公共資源,努力減少他們的後顧之憂。
  從全社會角度看,相關部門要加強對農民工的法制教育,通過正反兩方面的典型事例,幫助農民工樹立正確的法治觀念和學習科學的糾紛處理方法;同時婦聯可以成立類似“婦女之家”的組織,下移工作重心、服務基層群眾,給留守婦女及其家庭更多關愛;相關部門也應積極應對家庭矛盾糾紛,及時進行干預調處,以防患於未然。
(來源:陝西日報)
(原標題:陝西農村留守婦女情感調查:夫妻外遇已見怪不怪)
創作者介紹

窗飾

ve81vevof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